跃希 > 历史军事 > 钢铁先驱 > 265人头落地

265人头落地(1 / 4)

“啊,对了!我想起来了!我喝得太醉了,所以我忘了。对……呵呵。”拉皮图斯的话让佩特里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拉皮图斯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妻子的脸,那是他深爱的女人,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。

佩特里诺的话虽然含糊,但拉皮图斯却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义。他的心中涌起1股不安,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紧紧握住,让他无法呼吸。

“他什么意思?她?她是谁?”拉皮图斯的眼中闪过1丝惊恐,他紧紧地盯着佩特里诺,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。

愤怒被恐惧和忧虑所取代,拉皮图斯的心中充满了不安。他感觉自己仿佛站在了1个巨大的悬崖边缘,只要1不小心,就会坠入万丈深渊。

佩特里诺看到拉皮图斯的脸色变得铁青,心中却充满了喜悦。他抬起躯干,嘲讽的笑容和眼神让拉皮图斯感到更加不安。

“呵呵!既然你这么笨,自己都想明白了,那我给你拼1下吧。”佩特里诺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和轻蔑。

“费利西亚和我已经搞了好久了!早在她和你在1起之前很久很久了?白痴!”

佩特里诺的话像1把锋利的刀,狠狠地刺入了拉皮图斯的心中。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被撕裂开来,疼痛和绝望涌上心头。

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个秘密怎么可能被佩特里诺知道?这个秘密应该只存在于他和妻子之间,他们之间的信任和亲密因为这个秘密而更加深厚。

拉皮图斯看着佩特里诺,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不解。他紧紧地握住拳头,仿佛要将这股愤怒和绝望的力量凝聚在1起,然后狠狠地砸向佩特里诺。

费利西亚夫人此时看着拉皮图斯,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。她知道这个秘密1旦被揭露,她和拉皮图斯之间的关系将会受到严重的考验。

“拉皮图斯!亲爱的!我很害怕。我不敢这么做。”她的声音颤抖着,仿佛随时都会崩溃。

拉皮图斯看着妻子,心中的愤怒和绝望渐渐平息下来。他知道,无论发生什么,他都必须保护妻子,守护他们的爱情。

他深深地吸了1口气,然后缓缓地吐出。他的眼神变得坚定而深邃,仿佛已经做好了面对1切的准备。

“你看,当我年轻的时候,有1天,我在上马术课时突然感到下面1阵剧痛。甚至还有血。”费利西亚夫人的声音中带着1丝颤抖和不安。

“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件事。”仿佛无法面对这个事实。

“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痛苦。”声音中充满了痛苦和回忆。

拉皮图斯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,他的眼中充满了温柔和坚定。他知道,这个秘密将成为他们之间的纽带……

提比亚斯,这个保守至极的国家,对于女性的贞洁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。1旦有女人在丈夫之外的人身上失去了童贞,她几乎不可能再与那人之外的任何人缔结婚姻。历史上有无数的例子证明,只要发现女孩与另1男人有染,整个婚姻计划就会瞬间崩溃。而那些与多位男性有过亲密接触的女孩,甚至会引起贵族间的决斗,争夺她的归属权,多次导致参与决斗者,甚至双方都命丧黄泉。

因此,费利西亚女士若是没有纯洁的证明,将会引发1连串棘手的问题,哪怕这种失贞完全是由外部因素,如偶然事件所导致。当拉皮图斯沉浸在这份沉重的思考中时,他的思绪又不禁飘向了其他的细节。例如,他们最初的房间是如何的昏暗,这完全是按照费利西亚女士的要求特意设计的。

“不!我太害羞了,别看!”每当拉皮图斯试图点亮灯火,1睹她的身姿时,这位女士总是以这样的借口遮掩自己。仿佛她在刻意隐瞒着什么。那时的拉皮图斯对这些并不在意,他的心中只有与青梅竹马共度春宵的期待。

……

这些曾在拉皮图斯脑海中1闪而过的忧虑,现在随着佩特里诺的话语如潮水般涌入他的思绪。与典型的提比安男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拉皮图斯从未真正关心过费利西亚女士的贞洁。他只在乎自己已经得到了她。然而,如果佩特里诺所言非虚,如果费利西亚女士并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真正失去了处女膜,而是与佩特里诺发生了他声称的那种关系……

拉皮图斯发现自己无法再保持冷静。即使佩特里诺在其他事情上都撒了谎,他知道的有关费利西亚夫人的这个私密事实,也足以在拉皮图斯的心中敲响警钟。他的眼神比之前更加阴沉,仿佛蕴含着冰冷的池水。他迫切地想要了解更多。

“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给我解释清楚!”面对佩特里诺的嘲讽,拉皮图斯缓缓地咆哮起来。如果说之前的他眼中充满了愤怒,那么现在的他眼中则充满了冰冷的池水。他真的很想知道更多。

“呵呵!我什么意思?你觉得我什么意思?”面对这个问题,佩特里诺突然将这句话反问了回去。然后,他不想让男人久等,露出了残忍扭曲的笑容,坦白道:“在你结婚之前,费利西亚和我就已经

最新小说: 大明:俺爹朱高煦,江湖人称造反大帝 假天子:替身十年,满朝求我登基 大乾驸马:开局被浸猪笼 我靠娶妻纳妾富甲一方 我,八皇子,不服来干! 帝国雪绒花 死亡游戏:忽悠死亡意志的小疯子 大乾第一县令 迷踪谍影 家侄崇祯,打造大明日不落